>来源:

文/曾于里

无论是否认同《开端》烂尾了——#开端烂尾#和#开端没烂尾#相继上了热搜,可以确定的是,《开端》的确是爆了,成为2022年开年第一部引发广泛热议的剧集。

《开端》的火爆,首先来自于它的“成瘾性”,就像一个人人玩得懂的游戏,观众代入感极强地在每一次循环中参与“闯关”。

但与硬科幻式的时间循环不同的是,《开端》是一部有着深刻现实基因的剧集。

其对“无声”底层的关注、对网络暴力的针砭,与当下正在发生的现实形成呼应,让观众产生强烈共鸣。

结尾完美的“大团圆”,提醒着《开端》不是美好现实的“开端”

全民成瘾

《开端》里头的时间循环,欧风美雨早就玩过了。

为什么还能爆?

去年全球爆款《鱿鱼游戏》提供了参照,这场“大逃杀”胜在简单、成瘾。

其中所涉及的各种游戏,一二三木头人、椪糖、拔河比赛、弹珠游戏、鱿鱼游戏(有点类似于跳房子)等,在不同国家或地区都有各自的“变体”。

也即全世界观众都曾玩过、或者对这些游戏很熟悉,剧情接受起来没有任何门槛,这就大大有利于病毒式传播。

就像《鱿鱼游戏》一样,《开端》胜在“更简单”

观众不必去接受各种艰涩的硬科幻设定,每个人都看得懂:主人公在一辆反复爆炸的公交车上,他们不断循环,一次次地寻找公交车爆炸的原因……

大多数观众可以在这个简单的设定里,获得强烈的代入感

主人公是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,而绝大多数人也有过搭乘公交车的体验。

假如我们在车上,我们该如何阻挡爆炸?

一次次的时间循环,就像游戏里的一次次闯关,失败了我们就忍不住想再来一次。

在哪儿死掉了,下一次我们就知道规避这个“雷区”,离闯关就更进一步。

看着剧中的主人公每次都差一点点,我们忍不住替他们着急,想替他们上场……

成瘾性高,代入性强。

就像曾经全民都在玩的《切西瓜》《愤怒的小鸟》,简单、上手、易操作;设定简单的《开端》,也像一款全民都在玩的小游戏。

这是《开端》剧本的底层逻辑:观众完全可以把它看作一款闯关游戏

“流调”中的乘客

拿《源代码》等来踩《开端》,着实也没必要。

但凡认真看过《开端》,就会发现它们路径完全不同。

《开端》中,公交车上的众生相是剧集的呈现重点。

在如今这个原子化的社会里,人们主要生活在网上。

平时我们搭乘公共交通,很少会留意身边的普通人。每个人低头玩手机。

遇到剧中的蛇皮袋大叔、行李箱大叔,可能还会本能地“远离”。

因为他们是城市的外来人,是我们眼中“不稳定”的因子

但一次次时间循环,像是一次次“流调”,让观众看到那群在底层艰难打拼的中国人。

比如行李箱大叔焦向荣,他很努力来到城市谋生,他没错什么,但他就是失去了工作。

在一次消防检查中,他又失去了住所。

一个行李箱就是他的全部家当。

他让我们看到“厄运”是如何降临在一个没有过错的人身上。

就像流调中那个“最辛苦的中国人”,18天里辗转了20多个不同地点打零工,为的是寻找他走失的儿子。

他的经历原本无人关注、痛苦无人在意,但因为感染了新冠,流调被公开,人们才注意到他。

全社会都帮着他寻找走失的儿子,等来的却是一个噩耗。

而执意下车却意外身亡的王萌萌、一心想要为她复仇的父母,假若没有循环爆炸引出的这份“流调”,那么在键盘侠、口嗨党里的嘴里,他们只配得到弹幕里的诅咒。

就像“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”能够击中全民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样,《开端》对那些被厄运砸中的“无声”的底层的关注,同样让观众心有戚戚。

这一份浓烈的情绪,助推《开端》在舆论中的发酵、传播。

而王萌萌遭遇的网络暴力,我们再熟悉不过了。

现实生活中太多的公共事件,都是以网络暴力结束

流调里那个辛苦的中国人,在警方通报他儿子已经死亡后,已经有人开始网暴他,认为他是“刁民”。

全然忽略了一个失去儿子的父亲的痛苦和不相信。

另一位自杀的未成年刘学州,从小被父母贩卖,幼时养父母去世,好不容易找到亲生父母。但亲生父母已各自重组家庭,无心再理会他,将他希望有一个家的朴素愿望视为不可理喻。

部分网友认为刘学州“经营寻亲人设”骗钱,最终刘学州被网络暴力逼死了。

网暴者追求瞬间的正义感和道德满足,他们不会认为自己有责任,只会在悲剧发生后,迅速转移枪口,寻找下一个应该被“网暴”的对象。

王萌萌固然是遭遇意外死亡,但网暴让她遭遇二次死亡,也助推王萌萌的父母采取极端行径。

口嗨党总是觉得“口嗨”零成本,殊不知他们在让整个社会付出代价。

《开端》播出期间,无意中呼应了多个社会事件,不是因为巧合,而是因为它所关注的、展现的现实,就是我们的日常

虚假的“大团圆”

《开端》是否烂尾上了热搜,引起不同意见网友的对立,剧集热度持续到完结之后。

结局看似大团圆,但又太假了,像一种“刻意为之”的假

最后一次阻止爆炸,全车乘客都第一时间见义勇为,无人退缩。

之后,西瓜大叔怎么就跟他儿子和解了?

控制狂母亲、跟踪狂父亲,怎么就又cos又送猫,完全理解、尊重了儿子?

公交车上的“咸猪手”(剧中叫“何鹰骏”),凭借一张照片,真的能被“定罪”吗?

在监狱里,王兴德与何鹰骏擦肩而过,王兴德的表情仿佛是,害死女儿的色狼终于得到法律的惩处了。

字幕刻意模糊了刑期、罪名,但隐藏的一个事实是,陶映红、王兴德大概率会比何鹰骏的刑期更长。

陶映红和王兴德,真的会就此放过何鹰骏吗?他们看过那张照片,不会继续复仇吗?

《开端》这个圆满的大团圆,是肖鹤云和李诗情在无数次时间循环后赢来的。

但现实生活中,不存在时间循环

王萌萌还是会被网暴。

咸猪手逃之夭夭,在平时继续经营“好职员”“好爸爸”的人设。

公交车上那些底层人的遭遇,无人问津。

只有在悲剧发生后,人们才会真正检讨,但检讨的同时,人们可能又在参与制造下一起悲剧……

比如提供照片的学姐,可能真的会陷入网暴,色狼和他的家人会被人肉搜索,承受网友正义感和愤怒的狂欢。

循环的起点没有被解释,但色狼猥亵女性、目击者不敢发声、受害者遭受网暴、引发更大悲剧,是我们现实中无数次的循环。

这个悲剧的起点,更让“大团圆”彰显出虚假性、讽刺感,让一部分观众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同时,亦有人会get到其中的悲凉况味——

共情留在观剧时,悲剧仍在循环中

更多一手新闻,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。想看深度报道,请微信搜索“Ifeng电影”。

推荐文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